神木手工地毯

2018-11-08 11:00:14 / 打印

一条旷古奇今的古丝绸之路,开启了中外交流的漫长旅程,将象征中华文明的新疆地毯传入波斯古国,又将代表波斯文明的手工地毯编织技艺引进新疆,然后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越过河西走廊,将融合了波斯文明和我国西域文明的新疆地毯织造技艺传播到塞上麟州,今称神木,使其成为当地宝贵的非物质文化产物之一。

纵览历史变迁,传承麟州经典。提起神木手工地毯,神木老城的人们并不陌生,因为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神木手工地毯不仅是当地工业领域中首屈一指的热门商品,更是享誉国内外的手工艺精品。那么,神木手工地毯到底起源于何时?又是如何在神木生根发芽,并在国际市场上崭露头角呢?

神木手工地毯源于宁夏,宁夏地毯的来源跟历史上久负盛名的古丝绸之路关系密切。古丝绸之路在将新疆地毯经宁夏传播到神木的同时,也将新疆地毯送出了国门。多年的贸易交流过程中,新疆地毯为波斯地毯编织艺术注入了中国智慧,同时也吸收和融合了代表波斯文明的手织地毯编织技艺。因此,在宁夏人传授给神木人的手工地毯技艺,实际上是融合了波斯文明的新疆地毯织造技艺,所以在神木手工地毯的身上,我们既可以看到西域文明的特色,也可以寻出波斯文明的影子。

神木手工地毯发展之初,引用西域的织作方法,采用8字结扣和U型结扣的方法,生产的是手工栽绒地毯,具有明显的西北地域特色。花色较为单纯,多以土法着色,花色以二兰、三兰为主,间而有五彩、攀金、红底黄配、红底兰配等。因受设备、条件、原料、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起初地毯的规格多为2*4,2.5*5,3*3.5,4*6平方尺,最大不超过5*8平方尺,最小的马鞍垫子仅1.7*3.4平方尺。地毯的图案也较为单纯,多以毛仙套八宝、 池花走龙、 金砖漫地等图案为主,配以万字边、赶珠边、云钩边、皮珠花。那时候的神木地毯一直沿用的是传统纺织工艺,仅靠大脑的记忆,来完成地毯的图案、花边、纹路以及所有的工艺要求。

 直至民国十九年(1930年)前后,从内蒙古纺织业传来一种新的地毯编制工艺,在经线上预先绘草图,按图编织。这项新技术的引进,让神木手工地毯的纺织工艺有了划时代的改革,产量、质量都有了质的飞跃。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全国各地陷入抗日战争的水深火热之中,原料不足,销售困难,使得神木手工地毯业遭受重创,趋于萧条。全国解放后,神木地毯也开始复苏,神木城地毯艺人薛忠熊组织成立了第一个私营的地毯互相合作社,即当时的“毯业社”。后逐渐兴旺起来。1958年,“毯业社”改为合作地毯厂。1959年地毯合作社被转为国营地毯厂,逐渐开始外销业务,产品开始出口。

经过多年的技术改革和生产方式的改进,神木地毯的工艺越来越精、款式越来越多,到了七八十年代,地毯的款式在原有的基础上,拥有了京式、仿古式、波斯式等众多品种。同时也开创了自己的品牌——“天坛牌”。“天坛牌”神木手工地毯一经推出,便受到世界人民的喜爱,成为畅销全国并远销美国、日本、瑞典、加拿大等国家的出口免检产品。

 在1984年第十一届地毯交易会新图案样毯评比会上,神木县国营地毯厂生产的机抽洗90道京式地毯,被外商评为同类产品第一名,机抽洗90道彩花地毯,被评为同类产品第二名,并由中国土畜产进出口总公司为该厂颁发了奖状。

 这一系列在产品竞争中无庸置疑的成果,使得神木地毯受到更多世界人民的青睐,不仅在香港做了专题展出,而且之后还多次接受港澳及海外各界的检评,获得了最佳信誉。

后来地毯艺师们在图案和款式上也不断研究创新,设计和创造出地毯、车垫、椅垫和挂毯等各类新型产品,精美的图案、时尚的款式在适应和满足市场需求的同时,也令神木地毯业迎来最辉煌的时期。

神木地毯之所以能传承数百多年至今,不仅归功于它精湛的纯手工编织技艺,还得益于它那丰富多彩的图案设计。万字边、 赶珠边、云钩边、皮珠花、毛仙套八宝、池花走龙、金砖漫地等,单个或者多个花纹样式的组合,让每一块地毯都幻化成绚丽的画卷,令人爱不释手。有人称是铺在地上的一张画,因为它图案比较新颖,变化比较多,比较丰富多彩,而且后来经过水洗的时候,毛头打开,闪亮闪光,好像丝绒一样。尤其在剪片以后,经过雕琢,图样花纹活灵活现,好像抠出来的美术东西一样,所以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然而,随着计划经济的解体,市场经济的冲击,如今的神木地毯又回到了私人经营的方式,仅存于这条老街仅有的几家商户之中。神木地毯也又一次落入低谷,面临着再次被遗忘的窘境,在社会节奏如此快捷的今天,人们更愿意接受高速多样简捷化的生产方式,传统的手工地毯陷入技艺没人学,产品产出少,故而价高无人买,并且显现出被现代化生产方式完全取代的趋势。另一反面,新型的机织地毯因无法解决手工拴扣的问题,而在质量和工艺上无法与传统手工地毯相比较,难以赢得消费者的认可,虽价廉却也面临无人购买的困境。

当我们在感叹神木手工地毯辉煌的过去时,也不禁要感慨,前辈们以孜孜不倦、坚韧顽强的意志,努力为我们留下的艺术瑰宝,现在却正走向消亡,是该坐视不管还是寻求新的契机,让新兴的织毯技术与传统的手工织毯技艺相结合,从而使得双方达到互利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