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调查】 象山手工绣花厂的往事

2018-12-08 15:36:18 / 打印

象山手工绣花厂往事

——关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象山绣花社的调研

刺绣是针线在织物上绣制的各种装饰图案的总称,在中国的起源极早,应用也极广,是中国最古老也是最有影响力的民间传统手工艺之一。在象山民间,习惯把刺绣叫作“绣花”。旧时的社会结构以男耕女织为主,女子14岁起就会学绣花为自己准备嫁妆,夫家判断女子是否心灵手巧就是让媒婆拿一件她的绣品即可知晓。近代,随着工业革命的兴起和现代女性社会地位的改变,传统刺绣不再是每个女孩从小便要掌握的谋生技能,刺绣这一古老技艺,也慢慢地退出了人们的日常视野。

     【 时代大背景

  20世纪50年代,正值新中国成立之际,国家百废待兴,各行各业均处于恢复发展阶段。当时,国家建设急需出口创汇,而工艺美术正是出口创汇的主要来源。50年代末,党和国家为保护传统工艺,制定了一系列方针政策来发展和提高传统技艺。春风吹过,中华大地数以千计的工艺美术合作社蓬勃发展了起来。

        当时,宁波经营性民间绣工成立了绣品合作社,产品渐有了一定规模。到20世纪60年代,宁波绣品合作社扩建为宁波绣品厂,产品外销也逐年增加。随着外销订单的不断加大,宁波绣品厂接的单子散向各个县市区。借这个契机,象山绣花厂正式成立,一些正值豆蔻年华的女子来绣花厂上班,由此揭开了上世纪象山手工绣花厂的那段历史。

      【 象山绣花厂调研的紧迫性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象山出口创汇的产品有两样:一是绣品,二是竹根雕。历史洪流滚滚向前,六十年代用于出口的手工刺绣,因为机械化生产的取代,因为文革中“扫四旧“等多种因素影响,昙花一现后即退出了历史舞台;而七十年代象山的外贸主角——象山竹根雕,却拥有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良好局面,并一直传承保护到了现在。

      1960-2018,时间跨度近60年,这当中,多少绣娘多少当年记忆无痕消失在世间。从象山县非遗中心得知这条线索后,有感此调研的紧迫性,遂立即着手寻访。可即使号称无所不有的网络,也丝豪寻不到丁点象山绣花厂的信息;我找过象山档案局,找过象山外经贸局,可都没有当年象山绣花厂的记录。寻访初期,由于年代相隔久远,知情人儿有限,当年绣花厂的绣娘要么已经故去,要么垂垂老矣,难以交流。

在多位老师的帮助下,今年寻访约访散落在民间的绣娘3位,再加上电话采访过几位绣娘,对当时的那段历史,也算有了个大致的了解。我将沿着面访的三位人物叙述溯流而上,如实记录下她们经历过的那段绣花厂岁月。

 【 绣花厂的绣娘们 】

        1、丹城绣花厂绣娘:罗昌华

        时间:2018年3月10号

        地点:丹东街道东门外村   罗昌华家中

        调研员:郑  琪     潘和定    张立红    李  玉    

        第一眼见现年73岁的罗昌华,感觉她身上有股子这个年龄段妇女少有的恬淡,跟刺绣韵味极为吻合。

        因为早就知道我们的来意,在罗老师家的客厅里,摆放有当年绣花厂用过的花样、绣架、常用的丝线棉线,一本本刺绣花样的书籍,还有这么多年她自己构思的刺绣作品和手绣枕套等物。

       1959年初,当时的罗昌华年仅13岁,进的厂子当时名唤“丹城网厂“,地址就

       在丹城西桥头边上,就许祖璜医师原来的诊所往县府公园的那一段,厂房大小约有300平米左右。刚进厂那会儿,罗昌华的工作是打网。

同年年底,厂里来了两位宁波绣品厂的老师,厂门口挂起了一块“宁波绣品厂象山加工点”的牌子。当时,绣花一个月的平均工资是28斤粮票,打网则每月能得30斤粮票。对比之下,厂里的女职工转行学绣花的并不是很多。一直心仪刺绣的罗昌华毫不犹豫转学了绣活,她是当年所有绣娘中年龄最小的一位。

      罗昌华回忆,宁波下来的两位刺绣辅导老师,一位姓薛,一位姓赵,她俩在象山住了四年整,耐心教了象山人四年整后才回的宁波。因为是宁波技师教的,学的刺绣手法是近似于苏绣的宁波刺绣。从59年到66年,丹城厂里的成熟绣娘一直维持在45名左右。

当年丹城绣花厂日常在做的刺绣活分两种,一种是用丝线(人造丝)绣的复古绣,色淡雅,绣的多为龙凤,专门供出口用;另一种是用棉线绣的十字绣,图案以梅花鹿、花草动物为主,用于内销。遗憾的是,这些当年作品并未留下照片。

      因为年纪轻,眼力好,再加上干活麻利,一有新花形从宁波带下来,当时的厂长经常会点名让罗昌华来完成。这张保存完好的印纸,右下角是牡丹花样,上面写着“这张花样给罗昌华,就皇后衫,女开衫,用十字线做“字样。

      隔行如隔山,为了让丝毫不懂女红的我们进一步了解刺绣步骤,罗昌华特地支起了绣绷,演示了一把“上绷“。原来,这个粗麻线是一条条穿在绣布上,对两个角落起固定作用的。把边角拉紧使其紧绷,方可以选线分线劈丝绣制。

无论是哪个年代,精致的手工活都是回报高的。罗昌华还清晰记得,绣娘们做的绣品都是按质估价,她20岁那年,月收入大概为18-20元。当时,30元就能顾一家五六口的活计了。

埋头绣架,岁月静好的日子仅维持了6年。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扫四旧,割资本主义尾巴“运动四处蔓延,象山绣花厂也难逃厄运。绣厂被迫停业后,绣娘们只得干起了其他生计。之后,工业革命兴起,大量的机绣代替了手绣。1970年,象山绣花厂与象山铁工厂合并;1971年,正式命名为象山县汽配二厂。(象山汽配一厂即为西周汽配厂,就是华翔前生。)罗昌华一直在象山县汽配二厂干到了退休。虽说绣花厂早没了,但学到的这门刺绣手艺,罗昌华却难以舍弃。在之后的四五十年里,罗昌华一直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刺绣爱好,一有时间就拿起针来绣。刚开始是为补贴家用,后来完全是打发时光,兴趣所致。

看毛衣上、枕套上一款款密密麻麻,栩栩如生,或秀丽清雅或活色生香的点缀,那一定是娴熟之极方能驾驭的,用罗昌华自己的话说:”这辈子,注定与刺绣有缘。“

罗昌华绣的这一对枕套,对我们70年代出生的中年人来说,是不是极具亲切感呢?我们小时候,家中的枕套就长这般摸样。我们的祖母辈,无一不是心灵手巧的女子,这一对对凝聚了家人心意暖意的手作之物,不是机绣,电脑绣的物品所能比拟的!

2、丹城绣花厂绣娘:董娟娟

时间:2018年3月10日

地点:丹西街道油车巷弄堂  董娟娟家中

调研员::郑  琪     潘和定    张立红    李  玉    

比起罗昌华,这位现年74岁的董娟娟老师很健谈。她告诉我们,自己到西桥头的绣花厂干活时是15岁,她清楚记得:象山绣花点成立的日子是1959年11月9号。因为刺绣是个辛苦活,不光得一天到晚趴在绣架上,费心力费眼睛,而且必须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所以,绣花厂刚建成那会儿,绣娘并不多。开头几年,许多人守不住放弃了,直到1962年,厂里进了最后一批绣娘,绣娘成员才渐渐稳定了下来。绣花厂最鼎盛期,共有绣娘40多名。这人数,与罗昌华告诉我们的一致。

董老师跟我们聊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几年后,厂里从纯粹的手工刺绣渐渐分为机修和刺绣两种;手艺普通的,从事机绣;机绣绣的通常有拉丝花、仿古秀和拖鞋的面花。手工活好的,继续刺绣;董老师接触到的刺绣多为被面,刺绣手法以杭绣为主。当时,有五六个绣娘和她一样,都安排绣被面。一条大的真丝被面,需自己搭色创意花型,以一天伏案工作8小时计,需半个月时间才能完成。这种精致的真丝被面,内销作高档婚嫁品用。

这是董娟娟老师珍藏至今的两幅真丝被面,虽然真丝已褪了色,但刺绣的花鸟树叶,色彩依然亮丽,造型依然鲜活,效果依然炫目。

董老师告诉我们,她的晚年生活很是丰富。最近十年,她一直活跃在县里的老年大学。因为有着手艺人的底气,每当老年大学的伙伴排演节目,需要用到服装头饰时,她都乐意用刺绣为节目增光添彩。

3、石浦绣花厂指导老师:尤黛英

时间:2018年10月1日

地点:石浦镇凤凰小区  尤黛英家中

调研员::郑  琪     

对住在石浦,今年已有80高龄的尤黛英老师,我是闻名已久。见面这天,尤老师身着一件淡色碎花的半身棉旗袍,热情健谈之余尽显优雅。与前两位丹城绣娘有区别的是,宁海人尤老师来象的任务是教刺绣,可以说,她是石浦地区那个年代学刺绣妇女的启蒙老师。

1957年,时年17岁的尤黛英进宁海花边厂工作。头两年,她们做的刺绣手艺活是用来计工分代钢铁的;后来才按质取报酬。尤阿姨介绍,她年轻时的眼力极好,曾经在一次打枪活动中打出过10环的好成绩。天赋好,再加上自身的钻研, 1958年,18岁的尤黛英代表宁海赴杭州参加全省刺绣比赛,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当年下半年,又荣幸地代表浙江省,赴北京展示中国刺绣的风采。

在宁海绣花厂,绣娘们干的活也分外销和内销两种,外销以绣龙凤为主;内销绣的则是戏服。厂里规模最大时,女工有400余名之多。人虽多,那时的工作氛围却是极好的。几百位手艺娴熟的绣娘安安静静坐于绣架前,只见五彩丝线丝丝缕缕的上下飞舞,偶尔听得有针尖掉落地上的声音。

1960年,尤黛英20岁,宁海厂方派她来石浦辅导办社办企业,那时候的宁海是并入象山的,而象山,一直就有一批喜欢针线活的女子,有吴越之地遗留下来的女红土壤。尤黛英刚到石浦的那段日子是异常忙碌的,渔区妇女对刺绣的系统化学习有着强烈的愿望。当年,光石浦延昌那一带就办起了3家绣花厂,分别位于福建街、中街的老百货公司处和营房街。那一年下半年,绣花厂就如同星星燎原之势,二十几人一家的石浦小型绣花小厂一下子发展到了七八家之多。当年的尤黛英忙得马不停蹄,经常是上午辅导完东边的,扒几口饭就跑西边去指导了。

  尤老师也坦言,与宁海花边厂的氛围不同。大开大合的渔区生活习惯造就了渔港女子的大嗓门说话,碰到这种需静心的活,一时适应不来的大有人在。所以,产品不合格的情况时有发生,甚至会出现损伤原料,需要赔钱的买卖。

这种情况下,外贸单子肯定是接不了的,但日子怎么继续下去?当时,各地的民间剧团发展很快,特别是三门、临海、嵊州一带,乡村剧团很受欢迎,不太追求刺绣精致度的戏服需求量也因此大了起来。1960年冬天,石浦绝大多数能刺绣的女子奔赴三门发展刺绣,也包括尤黛英,她们这一去就是三年。石浦有关绣花厂的历史,就这么在1960年迅速上演,又迅速退去了。

1963年,尤黛英从三门回象后想找组织复工复职时,发现历史洪流再度起了波折。早在1961年,宁海、象山再次分县。这让一心想回宁海原籍的尤黛英,愿望落了空,最终,她的户口落户在了象山。在石浦安家落户后,尤黛英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后的岁月,绣花一直是她生活中的亮色,凭着自己过硬的手艺,即使生活的压力再大,刺绣这门手艺给予她的生命养份一直都润泽着她。

这幅长达3米的巨幅十字绣是尤黛英现在正在创作的作品,由此可见老人做事的毅力和眼力。她家的墙上,由刺绣延伸的钻石绣是近几年尤阿姨的得意之作,另外,香囊,旗袍绣花,有关刺绣的方方面面,她几乎都有涉及。

“从古到今,我一直像个孩子一样活着”。这是在访问尤黛英老师时,她老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现在想来,我能感悟到她自带欢乐满足的心情。

[  象山大地上的绣娘印记  ]

在2007年开展的象山县非遗大普查中,我县各乡镇均有寻访到民间刺绣能手,她们大都出生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手艺承自母辈或祖辈。那个年代出生的是我们的祖母辈,她们的日常生活中都带有着那个时代的印记。我最敬爱的外婆,她老人家在世时经常用于摘茶叶的腰巾,就是蓝布中间绣金银线的。

在黄避岙乡,当年的普查人员发现了保存完好的清乾隆年间的荡身袋、枕套、门帘、绣花帽、彩带等绣花作品。遗憾的是,2007-1018,这当中又过去了十一年,我今年再到黄避岙找老绣娘时,当年绣娘信息却再难以查寻,也就没有了第一手资料和可考证。

有知情人儿告知:到了上世纪80年代,我县的西周、黄避岙都办起过机绣作业的绣花厂,黄避岙更是有200多人的规模。在这些厂做师傅的,往往是手绣技艺很精湛的民间绣娘。

这期间,也要到过同是丹城片,石浦片的几位老绣娘联系方式。电话访问后,得知她们中的绝大多数,已是机绣覆盖的工人了。本人此次调研的主角是手绣老艺人;而机绣在我们象山应该并不难寻,在我们的针织重镇——爵溪,肯定不难发现。

[ 绣花厂的快速成败是时代产物 ]

刺绣在象山的起源和流传虽难以考证,但台绣和宁波的金银彩绣闻名全国,刺绣在象山民间的盛行不言而喻。在一份材料上看到,1932年,宁波刺绣品销量达15000多件,有“家家织席,户户刺绣”的记录。这也足以说明,在绣花厂没兴起之前,民间刺绣早已是原上的星星之火,绣花厂即使快速消亡了,春风吹又生这一自然规律仍旧还在。我想,当年精湛绣品的一度出口,当年绣花厂的发展和消亡,只是时代赋予的特殊产物,与刺绣在民间的自然生长没有必然的关系。

[ 刺绣在象山的复兴 ]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那些从流水线上下来的毫无个性的商品让很多人开始厌烦,人们重新把目光投向那些带着手艺人个性和体温的手作。特别是随着这几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兴起,传统文化的复兴和发展迎来了最好的时代。刺绣也不例外。

自2014年起,县非遗保护中心推出了众多的公益型培训项目“非遗课堂”,通过现场体验感受传统技艺,深受市民,特别是年轻市民的追捧。在150余期的非遗课堂中,最受欢迎的项目就是传统刺绣。培训结束后,学员们纷纷要求非遗中心继续开课,女性血液里关于刺绣的记忆被完全激活。通过非遗课堂这个平台,一批热爱传统文化的年轻人脱颖而出,这群年轻人日渐成为非遗传承当下和未来的主力军。其中就有成立于2016年的象山七巧手绣社。

七巧手绣社接过了传统刺绣培训计划的大棒,通过对现代女性审美和需求的研究,开发设计了符合现代生活的口金包、书签、茶垫(席)、绣花鞋、刺绣伴手礼等课程,将传统刺绣的针法融入到成品制作中,完成的作品自用或馈赠亲朋,深受年轻女性的欢迎。

经过三年的试行,刺绣这项象山祖母辈人人掌握的手艺,又回到了象山年轻的姑娘和妇人当中。她们认同了手工的价值,发现了手作带给人的美好体验。这又反过来坚定了刺绣从业者的信心,激发了她们的创业激情。以社长徐嫦月为代表的手绣社队员,她们坚持公益与创作并举,送课进校园、进企业、进单位、进社区,足迹遍步象山的18个乡镇街道。三年来,她们已开课200场次,受益学员达5000多人次。

      刚刚不久前,从“第五批象山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公示“名单中传来喜讯,传统技艺项目——民间刺绣,传承人徐嫦月,传承基地象山七巧刺绣工作室名列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