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90后情侣辞职,专心手工编织绳结,打造北简意匠

2018-09-13 15:10:04 / 打印

【第453期】

  时 尚 生 活  

周日的时候,去看了《回声》演唱会。齐豫和潘越云,唱和三毛有关的那些歌曲。两个年过60的女人,依旧有一把清亮的嗓音,或高亢或低吟回旋,那个晚上是怀旧的,更多的还是自由的,奔放的,勇敢的——敢于表达自己的爱恨情仇。

三毛曾经说,台湾只有三毛、齐豫、潘越云配穿波西米亚风格的服装。确实,演唱会当天,两个女人的装扮都是浓浓的波西米亚风。

波西米亚到底是什么风格,它原指游牧民族特殊的服装风格,其经典元素就是层叠、手工印染、流苏、手工结绳、串珠,鲜艳的手工装饰和粗犷厚重的面料结合出一个个特别的几何图形。

如果你掌握了波西米亚风,把它穿在身上,一定特 很有范,这种“范”,不随着年龄的流逝而消退,不随着潮流的更迭而减弱。

只是,穿着上的波西米亚和各人的性格、阅历有关,不是人人都敢穿,会穿的。

但如果在家居装饰上来一点波西米亚风呢?那么你的家,肯定会从简欧、北欧、日式等风格中跳脱出来,有一份独特的韵味。

在轻装修重装饰的今天,到哪里去淘一些有波西米亚风格的小物来点缀自己独一无二的家呢?

在秋天的灿烂艳阳下,我们来到了东湖边一家名叫“北简意匠”的工作室,用普通的棉麻线,手工编织出绳结,这些绳结组成了灯罩,挂毯,秋千,门帘……

手工是波西米亚的灵魂

工作室的展厅里,长长流苏的灯罩,几何图案的挂毯,羽毛装饰的小挂件,舒适地想窝在里面的秋千和躺椅。

秋天的光线通透,照射到工作室里,在流光之下,五个手工编织者在工作室用一卷卷的白色棉线,一捆捆的棕色麻线,各种花式打结,再用一个个这样的绳结组成一件件的作品。

有条不紊,又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连飞舞在阳光中的小绒毛,都带着一种宁静的遗世独立感。这也就是现代快节奏生活中,纯手工生产的魅力吧。

绳结,在仓颉造字之前,我们中华民族就用绳结来记事,现在绳子在制作者手中翻飞。

起始结、平结、斜卷结、雀头结、十字吉祥结,中国人,自古以来就用各种结来表达美好的寓意。同心结,如意街,挂玉佩,戴香包,也离不开绳结。

2016年,“北简意匠”工作室的创始人小杜夫妇都还是普通的打工族。一天,杜太太翻看杂志,被一张图片打动了。

那是一张手工编织的挂毯,简单的纯白色,挂在墙面上,显得整个房间都特别有格调。再一看价格,居然四位数字,贵得咋舌。

“这不就是我们小时候编过的各种绳结组成的吗?我也能编这个。”小杜太太心动之后立马行动,买来原材料,按照想象中的图案一点点编织,两个晚上,结成了一副35cm*60cm的小挂毯。

挂毯虽小,但透出的棉的温度,手工制成的独一无二,特殊的纹理,挂在墙上偶尔抬眼看看,感觉浮躁的心都能慢慢沉下来。

因为这种感觉,小杜夫妻决定辞职来经营这门生意。

从装饰品到用品的研发

淘宝小店开张以后,靠着口碑,慢慢的有了不错的销路。绳结做出的装饰品,很波西米亚,但几乎和任何的装修风格都很搭。现代的年轻人都喜欢个性,即使租房,也不妨碍过美好生活的心。

而“北简意匠”工作室编出的作品,是给家居点睛用的。国内不少网红民宿都找“北简意匠”定制过产品,甚至有婚庆公司也来定制过各种装饰品打造浪漫温馨的婚礼。

普通的白色靠垫,给其中的一面加上绳结编成的网,缀上长长的流苏,谁看到这样的垫子,都想坐在沙发上拥抱它。

普通的白炽灯泡,罩上编织的灯罩,连光线都变得温暖而柔和,呆在这样的灯罩下,处于这样的光线中,即使下雨天,也不觉得郁闷。

墙上的各色挂毯,尺寸有大有小。小的可以来点创意,挂上自己最喜欢的照片。大的呢,上面缀着印第安人喜欢的羽毛,用粗粝的木棍穿上挂于墙上。

除了这些,墙上还挂着一串串的类似网兜的东西。这居然是花盆架。小花盆放在里面,挂在阳台的墙上,你就是下一个ins的网红。

“这些木棍都是我从后山自己捡来的,打磨,抛光,有它们各自的形状,拿来挂这种印第安风格的挂毯再合适不过了。”小杜指着一筐木棍子说。

坚持用纯天然的材料,是他们制作产品的原则。没有工业感,都是纯天然。没有人造羽毛,没有塑料,没有冰冷冷的钢,“北简意匠”的每一件作品,都要传递大自然的气息和手工的温度。

开业一年后,“北简意匠”开始从纯粹的装饰品走向家居用品。工作室客厅里放着成品,躺椅。桦木做成的躺椅架,绳结编成的躺椅布,坐在上面,整个人都窝了进去,像有人温柔地拥抱着你。到了冬天天气凉了,再加上一块白色的羊毛垫在上面,可以说是冬夏皆宜。

躺椅,在“北简意匠”卖七百多块,而网上类似的款,便宜的只要一百出头。看得出手工和机器织出来的差异,无论是舒适度还是美观度都差远了。

悬挂的小床头柜,吊床,森女系的包包,小杜夫妻在研发的路上也是越走越远。

除了售卖产品,他们想把手工绳结编织做成真正的事业——做绳结编织匠人的培训,再出一本书来介绍这种工艺和产品,最终推动这个行业标准化的进程。

文 |  路路

图 |  李永喆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