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美如画,怀念我婆晚年做的手工鞋垫

2018-12-12 03:09:39 / 打印

汉唐雄风,人文兴平。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民俗趣味,遍布其中。挖掘开发,振兴兴平。

传播扩大,有利民生。置此平台,市民之幸。

夕阳美如画,怀念我婆晚年做的手工鞋垫

这是我敬爱的的婆思念的婆晚年照片。一直和我母亲的相片挂在客厅,寄托着我们的无限哀思!

  婆和母亲的照片一直挂在我家客厅,以表我对老人的哀思!!今天在路上看见一位年迈的老人,她穿着和我婆(我的奶奶,陕西人统称婆)一样的衣服,这情不自禁地勾起了我对婆的思念,我敬爱的婆享年89岁,于2009年阴历三月二十日永远离开了我们,婆是我母亲的舅母和养母,说起来不是亲人,但她老人家对待母亲和我们后代,真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我们也和婆有着深厚的亲情,人生无常,母亲63岁不幸病逝,走在了我的婆前面,还好,我把父亲和婆从农村接到了城里,一起生活了10年,我问心无愧,虽然邻里亲友好评多多,但是我认为自己理所应当,孝敬老人,无怨无悔。

我婆虽然走了,她老人家的衣服拐杖帽子还依旧挂在老地方,每次吃水果,我都忍不住给婆的遗像跟前敬献一些,以表我对婆的念想,老觉着婆哪天又推门进来或是坐在床上做针线,算起来,婆来我蜗居时大概79岁,经常帮我洗碗摘菜做饭擀面,婆,终生勤俭,爱劳动,爱干净,做的针线活特别多,手也特别巧,记得分了责任地那阵,母亲和婆租了好几亩地,带领我们四个女孩种粮食种菜种蒜种棉花,自己用亲手种的棉花纺线织布,那时记得我们姐妹和家人衣食无忧,温饱问题解决,粮食是自己产,连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自己地里的棉花加工而成,那时还是懵懂少年,记得我那时点着煤油灯看书学习,婆和母亲则在昏暗的油灯下纺线或者在月光下织布,老人辛苦劳作的身影,一直存在我们后代的心里,敬爱的婆啊,您勤劳善良一生,即使到了晚年,依旧自己手脚不闲,帮我尽力而为,搭理家务,为我们姐妹带孩子,做这做那,每当我下班回家,总有可口的饭菜等着我们,每每念想,情不自禁暗自独伤,今天,为了寄托我对您的思念,特意把您的部分纯手工鞋垫等展示世人,以表我对您老的深深思念。下面是婆晚年戴着老花镜做的鞋垫,我舍不得自己用,有好多都送人了,婆做了好多,所有亲戚,都有份,我这里还留了一些,唉,真是老有所乐老有所为啊!请大家欣赏我婆的纯手工作品:

这些都是老人纯手工制作,不简单啊!

我舍不得脚下用,留着留着就送人了!本来还有好多,婆生前送给亲友好多,我今天猛然有兴趣想给婆做个美篇,以表我对婆的思念!

婆拿铅笔画的图案,这一双鞋垫,费了婆多少针线,夕阳美如画,在我上班的时间,老人戴着眼镜,打发了多少寂寞时光!

这是个石榴花和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