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手工丝网绢花

2018-09-27 17:58:20 / 打印
民间手工丝网绢花

制作:小雪


    记  忆

小雪

人到中年,在生活的海洋中游弋,忙忙碌碌,为生活奔波,可总是常常回忆起那些如烟的往事,尤其是那些淹没在岁月长河,也淹没在人生长途中,那些关于亲人、亲情的往事,随着逝去的亲人渐行渐远,随着岁月不断的将年华流逝,愈加“不思量、自难忘”。如烟的往事、亲人的影子,点点滴滴,在脑海中常常浮现,让人留恋,让人缱绻。真想回到过去贫穷而温暖的岁月中,可一切,都已回不到当初,一些离去,将注定不再回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剪不断、理还乱”,如烟的往事,不断温暖着我中年之后的人生,成为我内心挥之不去的影子,也成为我永远爱着亲人的绵延动力。

记得小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有爸爸妈妈的疼爱,有哥哥姐姐的包容,一切都是很任性的作为,因为我是爸爸妈妈的“老勺台”。

每天早上起床,爸爸刷牙的时候总要用一根高粱杆划的细条来刮刮舌头,当时我不知道爸爸这样做是不科学的也就照着模仿,可能是那时候把舌头刮伤; ,造成了现在的“地图舌”。我很崇拜我的爸爸,从小邻居家的孩子都叫自己的父亲叫达,只有我家叫爸爸,也只有我家有高大的房子住,别人家都是窑洞,而且是在地坑庄子,每到夏天和秋天,下雨的时候,她们家就成了水窖,而我们家是有景,有声的“水帘洞”仙景。我却很喜欢别人家的“巷道”,从上面“一溜烟”的跑下去,太好玩了,有的人家是直的,有的是转弯的。虽然心里有点恐怖,但还是宁觉得好玩。爸爸的爱好是写字、画画,“三纲五常”、“ 宁静致远”等几幅字画挂在客厅的“中堂”上面,字的下面有一张威风凌凌的上山虎,两边还有对联,好不气派啊!爸爸的钢笔字也写的可好,家里还有一个小书柜,有好几本红红的“毛主席语录”,还有别的书,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我在没发现别人家有书柜,有的人家有好多的小人书,爸爸是我们村的先生,只要谁家有丧事,爸爸就和村里几个有文化的人组织起来去行礼,那时候是我最骄傲的时刻,爸爸穿着长袍褂带着礼帽,还配一副墨镜,简直太帅了,就像鲁迅一样高大。

爸爸很爱很爱我,可能是我最小吧。我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我是老五,也是老碎。爸爸总也舍不得说我一句重话,我记得二姐一直跟我过不去,爱给我挑剔,我说爸爸总是偏心,我记得我都掉门牙了,爸爸还把我抱在怀里逗我玩,我肆无忌惮地在爸爸脸上扇着耳光,爸爸不但没生气,仅而笑呵呵地,气的站在一旁的邻居树树怒到,你看你把女子惯成啥了,给我家女儿我又打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了,也是,他打起自家娃娃可是一点都不心软,每次打的时候,可怜的奶奶就把孙女压到自己的身体下面,就像老母鸡保护小鸡一样,就这样他还不停手,拿着叉头就往奶奶的身体底下捅,也不知道捅到哪里了,看的人都吓坏了,可每次还是这样。他们是我们家关系最好的邻居,我家的条件好一些,她家一直吃的高粱馍,我拿我家的麦面馍跟她换着吃,也不知道咋回事,两家的人口差不多,种地也一样。我家每年的麦子都还够吃,她家是年年不够吃,经常见她们吃的都是粗粮,邻居姐姐说她家人都饭量大,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白面到底哪里去了,也经常听到邻居奶奶经常说:她是一个命苦人,小时候不敢吃,旧社会的女娃从不敢上桌吃饭长大了自己能做饭的时候又赶上年景不好,老了干不成了又没人给吃,儿子、孙子见她老了,成天的嫌弃,不好好给饭吃。我一直记得奶奶还能做饭的时候,奶奶家有几棵桃树,桃子又好吃,每到成熟的时候,妈妈就把我家水缸上漂的木勺拿出来让我去奶奶家挨桃吃。我很高兴,跨出厨房门,跑过高大的大木门,一溜烟跑过我家的庄稼地,溜下嚎啕奶奶,奶奶我妈让我拿木勺来挨你家的桃子,说着边迎着奶奶笑呵呵的脸把木勺已经漂到奶奶家的水缸里,奶奶高兴我更高兴。奶奶很喜欢我,我也很爱奶奶,我没有见过我的奶奶把她当成我自己的亲奶奶,可奶奶确实也命不好,在我出嫁有了孩子以后,奶奶的情况更糟,一直受到虐待,我是爱莫能助,奶奶活了93岁,是自己了结了生命,奶奶.....爱说爱笑的奶奶,却是这样一个下场。

许多的事、许多的人,都已渐行渐远,奶奶离开我们好多年,父亲也离开我们好多年,每当静下来,往事历历在目,亲人如在眼前。如今生活越来越好,日子越来越幸福,遗憾的是,他们没有享受到现在的好光景。只想以我未给逝去的亲人尽到的遗憾,百倍的去孝敬如今耄耋之年的老母亲,让她幸福温暖的过好每一天。

写此片言只语,只想回望过去,温暖现在,让爱绵延在这烟火人间。